早晨的一個小動作,可以令你的一天更美好

  這是標題元素 早上的六點十五分,我被那個響不停的鬧鐘叫醒了。我早起床的原因是因為我手上要完成的工作太多,早晨的時間可以幫助我更有效地思考一天以及應如何面對這一天。 剛按停鬧鐘的我,沒有立刻打開Facebook、沒有立刻開始工作也沒有起床梳洗。 相反,我的第一樣會做的事情也就是今天我想分享的主題:整理床鋪。對,我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整理我的床鋪。 就是這個小動作,令到我從心態上覺得今天會變得更好。 這是從一位我最喜愛的作家Tim Ferriss 的作品:Tools Of Titans 所學到的。他說,每天清晨,他都會做五個動作,而他的第一個動作就是: Make Your Bed (整理你的床鋪 )。 “It’s hard for me to overstate how important…

某天在電梯裡遇見李嘉誠先生,你會對他說什麼?

我們都有過相似的經驗:臨時出現一個「能分享自己訊息」(也可能是「推銷自己」)的天大好機會。 在那個當下,我們沒有太多時間能思考,更別說是進行沙盤推演了。究竟要如何打造吸引對方的「關鍵印象」,讓人在拿到你的連絡方式或名片後,迫不及待想更了解你,為自己未來的致勝開啟第一步? 本文節錄自書本: 《電梯演說的驚人影響力:180秒就創造非凡印象的蝴蝶效應》 編者對部份內容作出了小量的整合以增加其可讀性。 作者:泰莉.秀丁 Terri L. Sjodin 「秀丁溝通顧問公司」創辦人暨負責人,該公司業務包括演說經紀、銷售訓練及企業諮詢顧問等。秀丁曾經為《財星》500大企業、產業協會、學術研討、大學學術單位、企業CEO、及國會議員提供演說與顧問服務,時間長達20年以上。目前她居住於加州的紐波特海灘市。 引起聽眾的興趣,並引誘他們。 演說應該要提出引人入勝的提議、想法、產品、服務或事件,必須有清楚論點;簡言之,就是為什麼聽眾需要你、為什麼聽眾需要你的公司或解決方案、為什麼聽眾現在就需要。引起聽眾的興趣,並引誘他們,讓他們受到刺激因而想與你約定下次會面時間。 計畫性的電梯演說 計畫性電梯演說是什麼?我將它定義為任何已經事先得知、預期安排會面的演說。你能花時間準備、研究、練習、探詢客戶需求,甚至要事先將演說稿熟記起來。這類型的演說對「貿易展」、「高爾夫巡迴賽贊助商、或「早餐聯誼會」來說,非常實用且適切。 以熱鬧與親和力做考量,「會議廳」是很適合一再推銷產品與服務的場所。要切記的是:不要做到讓聽眾無聊得打哈欠的地步。當心中有疑問時,選擇比較確定的方法,像投大壘球一樣直接丟出去。試試這個做法: 「大家好!我叫史帝夫。你們今天過得好嗎?想聽聽我利用3分鐘的時間,簡單介紹最新的神奇防強風百葉窗嗎?」 直接了當告訴潛在客戶要賣什麼產品,以及他們需要花多少時間聽產品介紹。你甚至可以拿出碼錶,當作表現幽默且實用的工具。有些人會回答:「當然好。」有些人則說:「不用了,謝謝。」不管反應如何,史帝夫的迷你說明會,比起我看過大多數商展所使用的方式要有趣得多,他們一般都派一些讓人倍感壓力的業務員,把廣告單硬塞進被嚇到的路過訪客。 如果你住在活躍的商會附近,可能很容易找到這類早餐會。在聚會時,公司老闆通常會花幾分鐘自我介紹。沒有比這個方法更簡單的了,此時你要站起來對自己說:「太好了,我的電梯演說就是為了此刻!」然後先將溫暖、聊天般的開場白帶進你的簡短演說,表現一些幽默和機智,畢竟你已有所準備,最後將能得到未來會面的聯絡方式;這樣的方法比起以下的要有效率得多: 「您好,我是鮑伯,我在這個行業已經20 年。我們的乾洗店是全市最好的。給我們一個機會。如果您想要換新的乾洗店,請與我聯絡。」 臨時性的電梯演說 接下來開始臨時性演說的討論,此類演說通常都進行得很匆促,因此操作起來更不容易。必須永遠保持警覺狀態,一直注意身邊周圍出現的機會、或出現在下回對話當中的可能。一旦清楚地開頭,就必須快速應對並展現自信。以下的臨時性電梯演說例子中,沒有多餘時間可以結巴和猶豫。如果要融合自己的才智、魅力與知識成為堅強的實力,莫過於此時此刻。 「梅芮迪思」是一位逐漸嶄露頭角的室內設計師,有天傍晚她與朋友參加了一場時髦的雞尾酒會。她精心打扮外出尋樂,當時她沒有意圖要擴展人際網絡,不過她巧遇到當時城裡最炙手可熱、尚未完工的精品酒店的老闆。在過去幾週,梅芮迪思一直透過酒店老闆的祕書,希望能夠敲定一次會面的機會。這次她可不能錯失良機。趁著酒店老闆正在喝飲料的同時,她快速接近說道: 「海托華先生,我是一位擅長環保與節約能源的室內設計師,我想利用3分鐘時間,分享我對您新酒店大廳創新概念的看法。」 梅芮迪思把所有籌碼都攤在桌上,包括自己的意圖和時間需求,讓海托華先生一目了然。根據他的回應,梅芮迪思可以選擇最令人讚嘆的論點在有限時間內表達出來。…

情緒勒索和儒孝文化﹕ 讀杜維明〈儒家思想:以創造轉化為自我認同〉

By 牙膏 有時候父母都會以自身威權強詞奪理,恃老賣老,這種情境是否似曾相識? 最近心理學比較熱門的議題「情緒勒索」,也是和儒家文化有關。不過我認為普羅大眾不太清楚儒家思想,才會形成「情緒勒索」的關係。 「情緒勒索」會出現在親子關係上,情緒勒索者會以不同方式挑起被勒索者的罪惡感,從而使之就範,彼此關係建基於恐懼而非愛。華人社會深受儒家思想影響,重視孝道,但大眾一般認為孝就是對父母唯命是從,朋友Stella也有長期被情緒勒索的經驗。 閱畢杜教授的文章後,和朋友釐清了對「孝」的理解,她不用繼續因自我懷疑而寸步難行,行為更有理據。   杜維明教授是第三代新儒家代表人物,哈佛大學教授。這本書最讓我深刻的一篇是<自我與他者:儒家思想中的父子關係>,解答了成長的一些迷思。 文章指出儒家重視自我實現多於協調父子關係,不必盲從無理權威。父子關係只是幫助修身的其中一種人際關係,前提是父輩雖為稱職的父親。我想父慈子孝,便是杜教授提到的交互對等原則,即是子孝前提是父慈。即使是虞舜,也不會盲目順從父的殘暴,婚事也不預先通知父親。 即是說,如果父命和儒家理想人格發生衝突時,該用折衷方法。 Stella在中學選科時,和普遍父母一樣,姨姨希望她選理工科多於文科。姨姨是一個固執己見的人,如有不聽從之處,即使言之有理,她也會無所不用其極迫使朋友聽話。長期以來讓Stella幾度呼吸困難,患上焦慮症,後來才知道這叫情緒勒索。 例如會在一小時內打二十多次電話,又會把自己管理情緒的責任歸咎他人,而不諳自己的要求並不合理。 現在具體知道儒家對「孝」的具體看法了,Stella也不用在糾結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孝,如釋重負。 也不用為理想的追求,和媽媽建立一定的界限,而覺得罪疚。 本文轉貼自Sparktake App 分享區中的十點新文,每星期一、三和五的晚上十時,我們都會為各位用家推送一篇和心靈、思考以及閱讀有關的文章。 [block id=”lean-blog-under-area”]

解憂書塾: 最近與人合作,做畢業作品時,發生不少矛盾

解憂書塾:一個幫大家渲洩心中煩惱的媒介,如果有問題的話,歡迎來信,我們未必能解決你的問題,但起碼讓你說出心中所說的話。 來自Alice的信件:可能性格比較直率坦白,沒有經歷太多社會上的磨練。 最近與人合作(一開始互不相識,做畢業作品時,發生不少矛盾,大多數都是因為我的懦弱,優柔寡斷,不敢下決定而導致發生。現在看來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我覺得我所做的決定一個比一個更錯,不知道該如何挽回別人對我的印象。 同時因此事,感到了人言可畏,不敢相信原來身邊的人是這麽虛偽。也因此執著了很久,弄得自己心神不寧, 不知如何是好。 來自其他Sparktakers 的回覆: 如果真的有錯,就先道歉吧!參與團隊的討論,表達出自己的意見即可~ zhi_long_lin 無限loop,而家既你好多決定都會太過以其他人做中心,咁樣會令你做更多錯既決定。 試下唔好諗其他人,跟番自己去決定。 無人永遠岩亦都無人永遠錯。 驚錯而做決定,只會越錯。 isaac_mitty 這事可分為兩個層面處理。第一,先自我檢討。從你的文字可見,到後期你似乎也認為自己做錯了,所以第一個問題應該問自己「如果可以重來,仍會這樣做嗎?你真的想這樣做嗎?」 如果是,會不會還有更好的方法?覺得自己做錯了,可以道歉,道歉並不一定能解決事情,但至少你上了一課,勇於承認錯誤。 第二,你想和好嗎?生命中有很多過客,有些人合得來,有些人卻偏偏合不來。當踏出社會,更要求你處事圓滑,要有人際關係技巧,所以不要太負面想法說虛偽。做人不是個體,有時想完全做自己也要顧及大局,考慮自己的態度會否傷害到別人。如果自己覺得太大壓力,可以慢慢學習,不要太勉強自己。 tingting_ttc 有時太在意別人點諗,會失去自己之餘更會左右做人難,最後咩都做唔到,又會好討厭自己。 經驗令我明白,只要你做好自己對得住自己感受同良心,只要無傷害到別人就算,反正要討厭你的人就算你呼吸一口氣都覺得你有錯。 與其在意這些人,倒不如在意一下自己:] 匿名回覆 隨口談談Alice 面對嘅問題,我認為那是與人合作嘅必經階段。先說說表現虛偽 。可能你從其他人嘅口中得知…

「We are Hong Kong」與香港人身份

  我們恐怕被內地化、被赤化,被和平地掩蓋,所以才要突出「香港人」這個身份 本文摘錄自書本: 母語夠港。 經出版社准許對標題整理以及一些內容的分段。 「We are Hong Kong」與香港人身份 一個人的身份除了以身份證顯示外,還可以透過我們的語言來告訴他人,講英文是西方人,講普通話是內地人,講廣東話是廣東省人。以語言定身份,在辨別人種民族出生國家是有實際需要的。 可是,近幾年間,社會政治氣候既緊張又昏暗,愈來愈多人在不同場合告訴、展示我們是「香港人」,難道有人誤會我們是廣州人、澳門人嗎?不是,而是我們恐怕被內地化、被赤化,被和平地掩蓋,所以才要突出「香港人」這個身份。 2018年世界杯外圍賽亞洲區分組賽中,香港與中國同組,在2015年上演了兩場精彩的賽事,兩場都是打和。場內戰事精彩,場外觀眾與網民的表現也精彩,尤其是在唱國歌的環節,更加體現中港矛盾,因為觀眾在唱國歌時,有部分人士「噓國歌」。 第一場內地主場,本港球迷「噓國歌」,被媒體批評;於是第二場香港主場,那回球迷沒有發出「噓」聲,沒有侮辱國歌,而是一面背向球場,一面加插自己的歌詞「We are Hong Kong」,跟國歌同時進行,其聲浪不單跟國歌重疊,甚至還掩蓋了國歌,暫且不論會否產生侮辱的效果,背後的信息很明顯,就是反映強烈的中港矛盾,並且藉著 「We are Hong Kong」(我們是香港)來確立「香港人」身份。 有趣的是上述的口號是用英語來表達的,有點想拉開內地與香港的關係。記得在香港的主場,記者一方面報導官員支持港隊是態度曖昧及言詞閃縮,另一方面也捕捉了球迷的打氣標語寫上「Hong Kong is not China」,也是用英語撰寫的。字面意思是「香港不是中國」,這點大家都明白,但背後隱含的就是「香港不屬於中國」,正正這個意思才能令網民在討論區熱烈討論,大力批評這是不對的。…

離一群人愈遠,代表愈接近另一群人﹕ 讀《天地一沙鷗》

By 牙膏 一本體積和力量不成正比的書,意外會看著流淚。 海鷗強納森的經歷讓我想起朋友紫君小學、中學被霸凌的經歷,那是紫君習慣離群觀察人們的因素之一。 那段日子啓發紫君思考什麼是友情,友情又是否永恆。強納森明顯地在原鳥群不受歡迎,只因牠高瞻遠矚,不斷提升飛行技巧,努力精益求精。 這種善用生命時間探索,不甘平凡的精神,使牠和一般海鷗有所差異。也正是這種差異,使他不受歡迎。群體好像都會傾向排斥異類,不過是目標、生活方式不一樣,強納森便惹來冷嘲熱諷,甚至被驅逐。還好強沒有因此放棄自己的理念,最終還是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紫君小學、初中不是在傳統名校就讀,身邊的同學普遍求學意欲甚低。因為喜歡在角落安靜閱讀和身型問題,便被同學視為不合群,加以欺負。其實不太明白中學教育為什麼用道德標準來衡量「合群」這個性格愛好的問題,只是喜歡看書多於吃吃喝喝、聊八卦。 雖然那段時間紫君真的會懷疑是不是真的是自己有問題,遭受冷言冷語,沒有海鷗強納森那樣堅信自己。不過和強一樣,最終紫君也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有別於強被其他有獨特想法的海鷗找上,紫君是自我懷疑之後相信,物以類聚,只要一直精益求精,總有一天會跳到另一個志同道合的群體中。 相信當時的遭遇只是暫時性,想要加入一群有抱負的群體中,必先努力裝備自己,讓自己有該有的素質涵養。這也是紫君在中學渴望成功入讀大學原因,當時一直相信要找的人、哲理都在大學能找到。所以被群體排擠不是妥協放棄的理由,反而要迫使自己更上進,更有可能性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作者:Richard Bach李察.巴哈 內容簡介: 喬納森是一隻特殊的海鷗,他有一般的身體,但是擁有與一般海鷗不同的熱愛飛翔的精神。飛翔應該不僅僅是往返碼頭、掙一點麵包屑、小魚蝦果腹的手段,喬納森花大量的時間練習高超的飛翔技藝。 掌握高超技藝的喬納森以為他的族群會歡迎他,但是他的鷗族因為他的特立獨行驅逐了喬納森。 鷗生際遇,喬納森孤獨的練習飛行不久,由兩隻卓越的海鷗將他引入新的世界,那裏,所有的海鷗都來自愚昧的地球,都擁有卓爾不凡的、熱愛飛翔的心。在那裏喬納森找到歸屬、日益精進。 喬奉行導師在離開世界以前的教誨往更高的境界、愛的境界去實踐。他回到他原來的世界,去引導和他一樣的其他海鷗,幫助他們發現自己天生的卓越;幫助他們超越後天的、加諸自身的限制。 文末,喬離開此處前往他鄉,喬的徒弟以一樣的心態,繼續他的偉業。作者傳達出明確的信息:這只是一個開始。 本文轉貼自Sparktake App 分享區中的十點新文,每星期一、三和五的晚上十時,我們都會為各位用家推送一篇和心靈、思考以及閱讀有關的文章。 [block id=”lean-blog-under-area”]

哪一種的「法治」,才是人類未來幸福的最大保障?

  權力既不可以由一個人又或者一堆人全部掌握,亦不能永久掌握 法治社會的過去與未來 這不是一本學術著作,不會有一大堆法規案例,也不會動不動就旁徵博引拋經據典,這本書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跟大家聊聊天說說故事。 畢竟,「法治」這兩個字,一不是什麼法律條文,二不是什麼科學定律,沒有一個絕對的定義,就好像「公平」「正義」這些概念一樣,你有你心目中的「公平」,我有我心目中的「正義」,沒有什麼一定是「對」或一定是「錯」的。 究竟怎樣的「法治」,曾經在過去的幾百年帶來了近代的文明,那一種的「法治」,才是人類未來幸福的最大保障? 法律本身訂得十全十美了,但當權的,只要是自己人,就算在鏡頭前見人就打人也好,通通裝作看不見,相反,反對派犯下芝麻綠豆的小錯了,當權的卻出動大批警力「嚴正執法」,那又算不算「法治」? 我會跟你說,「守法」跟「依法」,頂多不過是法治社會其中的一個半個元素而己,只有這些而沒有別的,那就等如一碗所謂的魚蛋粉,只有粉卻沒有魚蛋一樣,那根本是騙你錢的。真正的法治社會,法律由大眾以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下製訂,而不是由當權的就著自己的利益而度身訂造;政府執法,對著皇親國戚是這樣的執,對著眼中釘也要這樣的執。沒有這兩點的話,都是山寨版法治,只好可以用來哄騙你一時,不可以哄騙一世。 近幾百年來的歷史告訴我們,最能夠約束權力的,沒有別了,就只有權力分立跟公平選舉,權力既不可以由一個人又或者一堆人全部掌握,亦不能永久掌握,但說到底,制度以外,最重要的還是大眾有足夠教育水平,時刻警惕權力的威脅,不要為了一時半刻的便利而犧牲法治,畢竟,有怎樣的大眾,就有怎樣的政府,千百年來都是這樣,錯不了。 法治的精髓 法治就是人治的相對,法治的意思就是説,一個人大權在握也好,英明神武也罷,不能夠喜歡怎樣耍權就怎樣耍,要有規有矩有根有據的用,在「法」律底下管「治」,此為「法治」也,套用大陸近年的術語的話,就是「把權力關在籠子裏」了,權力是囚徒,法律是看守。 在法治社會裡,皇帝不是老大、總統不是老大、主席不是老大、連大法官也不是老大,法律才是。 2000年底戈爾(Al Gore)代表民主黨參選總統,對手是後來勝出的共和黨參選人小布殊(George W Bush),那次大選可謂一團糟了,佛羅里達州出了一堆問題票,而那些票剛好左右了整個大選結果,兩邊於是爭持不下,一個說那些問題票無效,所以我當選了!叧一個説,不、不、不,那些票有效,我是下任總統了! 爭議很快就一打上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時任總統的克林頓(Bill Clinton),貴為全球最有權力的人,卻沒有為了幫同黨的戈爾一把而打電話給最高法院法官來個「溫馨提示」,亦沒有而派FBI潛入佛州票站搶走問題選票,克林頓跟全國甚至全球一樣,只得靜靜等候最高法院九個大法官的判決,結果,小布殊勝訴了 。 戈爾雖然不服氣,但卻沒有輸打贏要,他說,「不聽命於人,只聽命於上帝跟法律」(Not under man but under God…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