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還是購買經歷更能讓我們快樂?

Sparktake 二手書 書店 閱讀社群

購買經歷會促使我們採取一種最有效的導致快樂的行為: 和其他人共度時光。

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們都會想去購物或吃東西。以上兩件事都對於減壓十分有效。 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 哪一種形式的購物能更有效地幫我們減壓呢? 

購物有兩種: 一種是物質上的購物比如購買衣服而另一種則是體驗式的購物比如去旅行。  不知道大家會想做哪一種形式的購物呢? 對比起買衣服,大家應該覺得去旅行應該更吸引吧?

國際性實驗

有兩位心理學家首先開展了一次國際性的訪問調查,他們請世界各地的一些人回憶自己花錢買快樂時所買的商品或經歷,然後對這些商品或經歷給自己帶來的快樂程度打分。

而在另一項實驗中,他們將實驗參與者隨機分成兩組,要求其中一組回憶最近買過的商品,另一組回憶最近買過的經歷,然後分別對自己目前的情緒狀態打分,一組的評分標準是從-4分(不好)到4分(好),另一組的評分標準是從-4分(難過)到4分(高興)。

兩個實驗的結果都清楚地表明,不論從短期看還是從長期看,買經歷都比買商品帶給人更多的快樂。”

為什麼呢?

解釋十分簡單:購買後的物品會因為時間的流逝而變得越來越舊,對於這件物品,我們只會越來越容易忘記以及越來越不滿該商品,而且,因為你的新商品可能會讓你產生炫耀而讓你越來越容易產生孤立,你會陷入不自覺的比較之中。你還記得對上一次購買的一件物品為你帶來了多長久的快樂嗎? 

相反,購買體驗則能令我們有更深刻以及長時間的記憶。 我們會自動把旅行不好的東西過濾以及把好的東西記起:比如在旅行中逛了哪一個令人驚嘆的名勝古蹟或食了一餐很難忘的晚餐。 這些經歷都會在你腦中逗留一段很長的時間並能令你感到愉快。 

另外,由於去旅行時你是和其他人一起, 這是一種最有效導致我們產生快樂的行為。 

總結:

 從本文中,大家不難發現: 購買體驗比購買物品更能令你產生快樂。和別人一起體驗能把這個經驗進一步遞增。 我十分建議大家:下次遇上不愉快時,優先選擇購買體驗而不是購物。 沒有假期去旅行? 不要緊:去一些你所在城市的一些景點或自然環境走一走,效果也並不多的。

不信? 試一試吧。  

Related Articles

為什麼相比行動,我們更傾向維持現狀?

[title text=”為什麼相比行動,我們更傾向維持現狀?” link=”” link_text=””] 你曾經因為做了某些事而後悔嗎 ? 比如小時候,後悔向某心儀的女生表白而吃了檸檬、因為選擇了某一科目後發現自己並不適合這個科目,為此感到後悔不已、後悔選擇了A工作而非B工作 。 另一方面,你有沒有後悔沒有做某些事呢? 後悔沒有向當年心儀的女生表白而錯失機會、沒有反對家人的意見而去選擇自己想追求的目標以致在長大後後悔。 事實上,我們經常會發現自己活在以上兩個情境上。無論是做了又好或者沒有做都好,我們都會因為不滿當下的結果而感到後悔。 同樣都是因為做了錯誤的選擇而產生不好的結果,但是,你有沒有察覺我們對於做了某些行動的感覺而產生的後悔感會較維持現狀差呢? 舉例說:你持有一隻股票叫1234,現在有兩個行動可以做: 繼續持有(行為1)或把1234 賣掉並購買另一隻叫5678的股票(行為2)。 假設以上兩個行徑都會令我們在一個月後損失相同的金錢。 但是,我們對於行為2所產生的後悔感會比行為1大。因為這個模式的出現,我們會下意識地認為行動的機會成本在心理上會比維持現狀大。 由於有這個情況的出現,我們會較不想去進行某些行為: 比如,辭工去環遊世界或辭工去創業,因為我們認為它們的風險實在太大了。 因此,當我們看到一些人辭工去環遊世界後,我們會十分欣賞對方,因為某程度上對方做了我們心中想做的事。 為什麼同樣是選擇,做了某個行為而為我們帶來的落差會比我們維持現狀或沒有作任何選擇大呢? 書本:行為的藝術曾經分享過這一個行為:作者舉的例子跟我在上面用的例子相近。 我不記得詳細的解釋,但我認為最好的解釋可能是我們想找一些理由去逃避或離開。 試想一下: 因作出行動而做了某些事,該事為你帶來了某些不好的後果後,你便需要為自己所作的一切後悔。…

如何讓討厭你的人對你產生好感?

  人際交往或許是人類面臨的最大問題。 -人性的弱點 無論什麼地點以及環境,我們總會遇上討厭自己的人。 本文希望透過跟大家分享一個簡單的小技巧,讓討厭你的人能對你產生好感。 為什麼我們要討好這些討厭自己的人? 因為在社會中,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好。 另外,減低別人對自己所產生的不滿或厭惡程度,可以防止自己突然被惡意中傷。 當然,值得我們遠離或我們討厭的人,則不需要對他們採取任何行為。 富蘭克林效應 問大家一個問題,假設有一個人很討厭你,你想討好他,你會想使用以下哪一個方法去使對方對你產生好感?! 要求對方為你做一些小事,如:借你一本書、跟你分享數據流量或外置充電器 做一些事討好對方,如:買一些小禮物、主動為對方做事 1,2,3…..如果你跟我一樣的話,應該會選擇2,因為這是一個我們從小到大都習慣的想法,有人送自己禮物,我們當然會感到開心。 就好像我們要在喜慶日子向家人、朋友以及另一半送禮一樣。 但是,更好的方法,正正跟我們的直覺相反。 更可取的做法是1: 要求對方為你做一件小事。 這個方法叫做:富蘭克林效應。 富蘭克林是美國一位出色的政治家以及作家。 他曾經分享過自己的一個小故事。 當時,他有事求助於另外一位難搞又麻煩的議員。 因為事情實在太趕急的關係,他沒有足夠的時間去用討好的方法去討好對方。 因此,他選擇了一個十分出人意表的做法。 他知道對方有一本平常不容易借閱或找到的書。於是,他向對方借取,那人亦同意了。 「接著,他在議會中主動跟我聊天,並說他會隨時願意幫助我。」…

看完這本書,我很High很想轉變。但明天的我仍然跟昨天一樣

By Sparktake Instagram: @sparktake_app 不知大家有沒有遇過相似情況:你最近看了一本和人際心理有關的書,看罷覺得書本的內容十分精彩而且看似很有用,令你血脈沸騰。 你覺得應用相關知識後會令你的人際更加左右逢源。 你下決定心要應用裡面的技巧和方法。 明天到了,你如常地回到學校/公司,想起你今天第一個要應用的方法就是看到身邊的人要微笑點頭並叫出對方的名字。 你看到你的同事Edith,你向她微笑一下,剛想叫Hello Edith 之際便給自己的理性系統叫停了。 它對你說:「你不怕別人當你怪胎嗎? 你不怕她們覺得你有問題嗎? 」 你想一想,真的有可能,你可不想成為茶餘飯後的傾談目標啊!你幻想在午飯期間一群女孩在笑你的情景,「嘩你看看Isaac,今天不知為什麼在看到我時無故叫我的名字又對我奸笑,非常奇怪。」 這個情景在你腦海中閃出後,你硬生生把那叫出口邊的Edith 吞回去。 就這樣,因為害怕被人覺得你很奇怪而令你沒有應用書中所說的內容。 你跟自己說,不要緊,我可以再應用第二個方法: Yes 定向心理。 透過不斷地引導對方說Yes,令對方下意識地不想你的請求。你想起自己一直以來都很想開口跟老闆請數日假去旅行充電。 你決定了,應用這個方法跟老闆說一說。 你充滿信心,下定決心地走進老闆的房間問: 「老闆,請問你有空嗎?…

訪荃灣海誠書屋——角落中的藝術書店

訪荃灣海誠書屋 角落中的藝術書店 上星期早了下班,返回荃灣,不想這麼快回家,刻意選一間較遠的餐廳晚飯。從地鐵站往荃昌,避開天橋人流,取道地面行人路,相對寧靜。 不知何時,荃灣被冠以「天橋之城」之名。以地鐵站為樞紐,20多個商場統統被天橋連接,由荃豐到荃昌商場,內部建築更是一直打通,城市和人潮好像都懸在半空,我們卻似愈來愈踏實,對變化的風景早已司空見慣。地下店舖除了食肆,似顯得自成一角,有時也許太過清靜了。 那晚經過華都商場,從玻璃門外看見燈光和店外陳列,知道終於碰上書店營業。沒想太多,就走進去逛了。 記得一次偶然找地方晚飯,才發現這間「海誠書屋」。那時已快八點,老闆正忙著關店,不好意思打擾,唯有在門外輕探。整齊的繪畫工具,幾排密集的畫冊及美術書,加上店外幾個小書架;支在畫架上的油畫帶點藝術氣息,店小貨多卻整齊,心生好感想再來。往後不少周六、日都到附近午膳,飯後散步到書店,可惜都碰門釘,其後瑣事繁忙,不知不覺就沒下文。 剛想進店,一位頭戴貝雷帽的伯伯從舖內步出,依稀像位畫家。步入店中直面書架,書名紛陳,想把握時間看過清楚。 「要想找甚麼嗎?」戴著幼框眼鏡,一派斯文讀書人模樣的老闆問。其實都是美術及油畫書為主,沒有定必光顧的把握,只好靦腆地說要先看看,趁機問問關店時間,原來又是惱人的八點,沒剩太多時間。「不要緊,你慢慢看」,老闆溫文地說。就這樣,賺了些許工餘閒暇的時光。 看著談著,知道書屋專營繪畫工具及美術書籍:達文西、梵高、畢加索等西方藝術大師、《清明上河圖》、《姑蘇繁華圖》的畫冊、《俄羅斯插畫作品集》……雖然不諳藝術,但也覺這些書,值得在書架佔一席位。油畫入門書不少,中間還夾著一本《簡筆畫技法圖譜》。從簡單線條到斑斕色彩,從素人習作到大師巨作,勾勒出許多追求藝術和美的苦心孤詣。 知道我想找一些文史哲書,「以前」,老闆說,「我們在荃灣路德圍某閣樓開店,一半賣美術用品及書,一半賣其他書,也有些文史哲書」。我仍記得約七、八年前,舊舖那高高的閣樓,窄窄長長的樓梯,很有尋寶感覺,但除了一本張五常的《經濟解釋》(當時大概剛上大學,很多書都不認識),就不記得有甚麼書了,連店名也沒留意。事過境遷,舊舖單位早已改成髮型屋,只是偶爾想起這個閣樓,只是想像再去可能找到一些好書。 原來書屋仍未結業,且就在眼前,有一種說不出的巧合甚至慶幸。 舊舖所在的路德圍人流算多,礙於加租,書屋才遷到現址,自此專注美術方向。談到看書的人好像日益減少,「其實係無得做」,老闆似自嘲地說。「不過仍留在這個行業的,都是喜歡書吧」,他續說,「我們還有一些文史哲書在倉,如果有興趣,可以聯絡我們呢」,又給我一張卡片,著我發Whatsapp找他。原來書未四散,只是退守幕後。 老闆又談到荃灣官中和何傳耀等校有特聘老師教授油畫,有時就是從書屋採購繪畫工具,想起母校李城璧雖未教油畫,但尚有個美術室,雖然我們不少同學在美術科理論考卷多數只得30多分,但嚴厲的學風畢竟讓我們似懂非懂地認識了藝術的偉大。 距關店時間不多了,跟老闆說要挑一本書才走。眼光在書架上遊移往來,突然想起要找黃永玉的書。最近匆匆忙忙讀過《沿著塞納河到翡冷翠》香港新版,黃老的兩支筆配搭得絕妙——文筆曉暢幽默、畫筆精緻用心,不期然就想欣賞他更多作品,可惜書屋「以前賣過一些他的畫冊,但現在已沒有了。」 老闆續說,「我們應該是荃灣第一間賣簡體書的書店吧,當時有些中學會來訂英文教材,因較外國版便宜。之後這區除了尚書房,也有一兩間簡體字書店,但不久就結業」。看來,是趕不上當年荃灣的書店風景了。 移步到店外再看些書法書,不久老闆將他店中不多的簡體文史哲書用心找出來讓我看:《大留學潮》(張倩儀著)、《別了,北平:奧地利修士畫家白立鼐在1949》(雷立柏 Leopold Leeb著,奧地利學者,內地大學教授)、《王陽明:心學的智慧》等書,未必全都有趣,卻是認真的書籍。就這樣我繼續挑,他繼續找,終於選了《書法意象之美》(斯舜威著),其實只是看中它特別的裝幀和紋路。看來我也不自覺用純藝術的角度挑書了。 將那些沒有選中的書交還店內,「你放在這裏就行了」,老闆說。突然看到一本台灣三民出版的《風景油畫》,全彩的翻譯書,既介紹油畫名家及學派的歷史和代表作,又有繪畫原理教學,價錢亦相宜,最終只買了它,老闆還打了個折扣。無它,如果不想生活乏味,總可以添一些色彩。 計劃會變,現況也在轉變,總有些事情或者驚喜突如其來就發生,就一邊看書一邊期待吧。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Email WhatsApp…

Response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