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筲箕灣立興書店——電車路旁的小風景

筲箕灣立興書店
筲箕灣立興書店

香港書店: 訪筲箕灣立興書店-電車路旁的小風景

聖誕過後任性給自己補了一天假,早上在家中坐不定,又忍不住外出逛書店。從柴灣到西環的一天遊路線,已在腦海自動浮現。11時的筲箕灣陽光明媚,假期前夕冷風漸退,空氣夾雜一絲暖意,電車路兩旁大廈的屋簷將日照遮掩得恰到好處。未屆中午,人流尚不算多,電車偶爾悠閒駛過,遊走在行人路上甚感愜意。電車站旁芸芸食肆商舖之間,立興書店的綠色招牌分外顯眼,門外書堆整齊有序,有書的地方,總是那麼引人注目。

一年多前已來過書店,齊套漫畫、實用書及名人傳記在店外置放得一目了然,舖內一角間或放著些二手文史哲書,不讓教科書獨美。架上William H. McNeill(威廉.H.麥克尼爾) 所著《西洋通史》中譯本吸引了視線,是台灣五南的西洋史學叢書版本,厚重黑色書脊,抱在手上特別充實。

上世紀80、90年代,五南勤於引薦西方史學著作及理論,為對岸寶島泛來一陣西洋文明清風。數千年文化的書香竟落連在香島一角,好不驚喜。想來,這時已對書店心存好感罷。

筲箕灣立興書店

再訪之時,店外仍舊整齊,一套套漫畫封面插圖鮮艷養目。順著書本紋路閒步入店,正前方的教科書架旁多了一堆流行書及文學小說,就知道尋書之樂又來了。左揭右翻,每次拿起一本未曾遇過的書都值得期待一次。《喀布爾的書商和他的女人》帶著中東愛書的風情及堅持;陳存仁的《小吃大補》及其續篇則道盡養生美習。

教科書旁的文史哲書角落繼續古雅,《詩詞欣賞》及《才子古文讀本》等並靠一起,很是秀氣。歷史類書依然豐富,斯賓格勒(Oswald Spengler)《西方的沒落》呈現出西方文明盛極而衰的轉折,而王曾才的《西洋現代史》則讓人想起無憂無慮的中學時光。不久更看到陳雲的《香港城邦論》初版二刷,就笑想要為書店買走這「不良刊物」除害。

筲箕灣立興書店

目不暇給之際,再瞥見老闆身後書架,都是較有看頭如倪匡、亦舒等的舊版書,當中一本董橋《小風景》2008年版安好在此,膠袋悉心包裝,更感驚喜。急問老闆是否放售,果然。再看到也斯《昆明的除夕》,是絕版了,更有他本人簽名紀念,甚樂。「是啊,這幾本書最近才在倉翻出來的」,老闆笑說。

難得有緣,但見兩本絕版書價錢相對不高,好奇問老闆為何不留起待升價後沽,「沒有所謂,書收多了,也要流通一些出去」,很感謝他讓售好書。

許老闆為人健談,雙目有神兼常掛笑容,金絲眼鏡帶出讀書人的感覺。聊到書店已經開業三十五年,閒時自己看舖,妻子則有時到店幫忙。做書愛書,提及不時能為書店收到不同的書,他頓時喜上眉梢。原來我首次到訪書店正值暑假,舖內大部份空間都用於陳列教科書,但今次到來則書種甚多,「因為教科書只可做一季」,如此其餘日子就可擺放更多文史哲及流行書作招徠,所以有了這刻遇書之喜。可以說,立興是少有既售教科書,又兼顧多種類圖書的大街地舖書店。

留意到小說及流行書堆上的書架放著不少較大開本的圖冊,《林風眠畫集》清雅詩意,周慧敏的寫真也嫣然得很。不知不覺已挑了不少書,手上其中一本是中大張學明教授譯其師C. Warren Hollister的 《西洋中古史》,聯經出版窄小開本,大小最宜把玩。隱約還記得張生課堂的情景,記得一位為我們推開中古歐洲史大門的名家。「嘿,你可以找他簽名!」不過其實多年前早已購得一本了,就將書放回原處。不買只看倒也賞心。

筲箕灣立興書店

「看書的人愈來愈少了,現在有互聯網等,太多東西看了。」許老闆說。常聽說出版和書業似是夕陽行業,老闆身在前線,更有體會。不過他慶幸書店舖位是自己擁有,所以可繼續經營,不過子女就沒有繼承的興趣了,「沒有辦法呢,如果對書的感覺不大。」長年看舖,多年如一日,許老闆過的是平淡但喜悅的生活,我想每個書迷都曾想像會有自己的書店,屆時圍繞自己的,是一頁又一頁精彩的故事。

臨行,再購得易明善《劉以鬯傳》及鄧偉雄《香港地語錄》,一拼結帳,許老闆還打了個折,更歡喜了。他更送我一張書店卡片,細心寫上自己姓名及電話,很感人情。步出店外,陽光照樣明媚,那些書仍躺在書架靜候有緣人,而我則西行,繼續興味盎然的訪書之旅。

本文轉貼自Facebook 專頁漫讀香港書店(連結),並已獲得作者授權。

給我們一個留言

0

Your Cart

Bitnami